上海家用商用净水器_净水器免费试用_净水器租赁-上海浩泽净水器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水与健康

浩泽 全球水危机!水危机其实是人类造成的!

来源:现代快报

    水!水!水!重要的事情说3遍!因为气候变化、干旱和人的行为不端,世界上最宝贵的资源——水——正变得越来越稀缺。水危机其实是人造成的,包括德国在内的水资源丰富的国家,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巴西 被毁坏的财富

 

    当皮拉波拉附近的水电厂通过排水口把水排到河道里时,这个原本风景如画的小镇立刻成了恐怖世界。河里翻腾起肮脏的白色泡沫,泡沫附着在道路、桥梁以及建筑物的墙壁上。

 

    最近,泡沫甚至爬到了玛利亚·路易莎·维莱塔·多斯·桑托斯开的餐厅的窗户下面,那扇窗户足足比河面高了7米。桑托斯说:“这条河已经死了。”河水中升腾起难闻的气味,那是一种死亡的气味。

 

    每年5月到8月是巴西东南部的枯水季节,流经皮拉波拉的河流水位下降,河水里含有的化学物质浓度会变高,这时只要附近的小水坝开闸放水,河水被搅动就会升腾起白色的泡沫。

 

    今年白色的泡沫爬得特别的高,因为河水的水位比往年都低,巴西人口最为密集的东南部遇到了80年一遇的罕见旱灾,整个雨季都消失了。

 

    巴西人认为,水会永远存在,每个人都可以使用,他们还自认为是全世界淡水供应量最大的国家。于是,森林被乱砍滥伐、河道被随意填充、各种垃圾废水甚至农药都随意往河流里倾倒。

 

    现在,很多人已经意识到水资源是有限的。在圣保罗,当地自来水公司经常会通过降低供水管道水压的方式来减少水的使用量,这样一来,坡地上的社区经常过着没有水的日子。

 

    很少有政客支持污水处理厂的建设,因为这样会影响选票,他们宁愿建新的水库。

 

    西班牙 偷水的草莓

 

    安达卢西亚是西班牙最大的草莓种植区,这里出产的草莓大部分都销往德国。在这里,草莓被称作“红色的金子”,人们可以轻轻松松地靠它赚钱。

 

    从1986年加入欧共体后,这里就普及了灌溉农业。维尔瓦的大型农场一年耗水大概2000万立方米;此外,还有2000公顷的森林被砍掉改造成了种植园。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的调查,这里的土地有63%没有租赁手续,这意味着在这些土地上种植作物是非法的,这等于说这里消耗的水资源有三分之二是非法的。

 

    该地区的一条小河在过去30年中水流量减少了一半,这条河是一个国家公园中最重要的水道,对于保护珍稀鸟类和野生动物有着重要的作用。但是在这条河附近1.5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密密麻麻非法打了52口水井。

 

    西班牙农业部估计,在整个西班牙至少有数十万公顷的土地被非法种植、非法用水。这些土地消耗的水每年可满足60万人的需求。

 

    全球约70%的水消耗在农业上,气候学家戈麦斯说,西班牙应该重新组织农业生产,限制灌溉农业,但是一些政客宁愿去推动水资源储备的开发。

 

    美国 全靠地下水的加州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东波特维尔有7000居民,他们当中的一半最近都用不到自来水,有的人甚至两年都没用到自来水了。

 

    72岁的唐娜·约翰逊打井用水泵抽水,但这些井不够深,要不了多久就枯了。约翰逊只能收集捐款,为自己和邻居购买瓶装水饮用,当地政府则会为他们提供其他生活用水和移动淋浴。大多数东波特维尔居民买不起新的钻头钻更深的井。这里是加州最贫困的地方。

 

    美国是全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但这里看上去像发展中国家。事实上,水资源的缺乏导致这里正在上演一场人道主义危机。因为加州很多极端的农业发展计划,天气正变得越来越干旱。美国西南部的气温上升幅度高于全球平均水平,而气温上升又导致了水的蒸发量上升,进一步加剧了旱情。

 

    农业只占加州GDP总值的2%,可是却占了加州耗水量的80%。州长杰里·布朗4月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要求全州将耗水量减少25%,不过他并不是要减少农民的用水,他们依旧在尽可能多地榨取“地球母亲的乳汁”。

 

    地表水不够用,人们就会想办法攫取地下水。现在,加州三分之二的用水都是地下水,很多开采都未经政府允许。2014年9月,州长签署了一项法案保护地下水,但可能要几十年才会见成效。

 

    还有一些商人已经意识到水资源的稀缺性,开始做淡水进出口生意,当然,海水淡化可能是成本更低的做法。

 

    玻利维亚 为水而战

 

    玻利维亚是南美洲最贫穷的国家,全国1000万人口有一半挣扎在贫困线上。更糟糕的是,全球变暖让玻利维亚的冰川缩小,导致降水量大幅减小。

 

    玻利维亚的供水已经私有化,私营供水企业一夜之间就能将水价提高到原来的3倍,民众甚至自己收集雨水都要付费。工人奥斯卡·奥利维拉说:“我们普通老百姓不得不将自己收入的四分之一用来买水。”

 

    奥利维拉曾经率领民众架设路障、投掷石块,当众焚烧他们的水费账单。当时的总统乌戈·班塞尔派兵镇压,开枪打死5名示威者,打伤数百人。但是民众坚持了4个月的斗争,最终政府认输,供水企业的私有化进程被叫停。

 

    五年后,具有土著血统的莫拉莱斯当选玻利维亚总统。从小深受缺水之苦的莫拉莱斯一直致力于将供水变成一项公益事业。

 

    他领导下的政府努力扩大供水网络,提高基本卫生需求的供给。今天,83%的玻利维亚人能够获得干净的饮用水,相比之下,1990年只有不到一半的玻利维亚人能获得干净的饮用水。莫拉莱斯的目标是让所有玻利维亚人都能喝上干净的水,目前还有200万人在喝被污染的水,400万人缺乏卫生设施。

 

    以色列 沙漠中的奇迹

 

    “以色列之父”本·古里安在建国之前就梦想让沙漠里开满鲜花。现在,他的族裔可能将这一梦想变成现实。

 

    68岁的亚伯拉罕·谭内是“以色列水奇迹”的设计师,他领导着以色列国家水务部下属的海水淡化部门。以色列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海水淡化工厂,该厂一个小时就能生产2600万升淡水,足以供应特拉维夫整个市区的用水。

 

    但是海水淡化依然存在很大的问题。资源匮乏的以色列全国发电量的10%被用来淡化海水,而且淡化过程中分离出来的盐分被排回地中海会影响地中海的环境。

 

    另一方面,由于以色列精耕细作的农业生产需要大量灌溉,约旦河已经成了涓涓细流,地下水和海水的水位也在不断下降。

 

    以色列政府想了很多办法,设立了国家水务部,推出累进水价制度,并且对农户的收费标准高于普通居民的收费标准。

 

    以色列还尽可能回收废水用于农业生产。以色列的废水回收率是86%,而西班牙只有17%,美国只有1%。

 

    无论如何,能够在沙漠地带自己解决水资源问题,以色列都是个奇迹。


标签:  浩泽 浩泽净水器 浩泽直饮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