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家用商用净水器_净水器免费试用_净水器租赁-上海浩泽净水器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水与健康

浩泽 太湖巢湖水源地检出藻毒素 最高超标2600倍

来源:界面新闻

     9月9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了首次针对中国蓝藻爆发最严重的两个地区—太湖和巢湖,进行的微囊藻毒素检测。结果显示,微囊藻毒素最高超国标2600倍。

浩泽直饮机-浩泽净水器-浩泽直饮水浩泽直饮水

                                                                                                                       合肥市中垾镇温家套巢湖岸边

 

    近年来,我国太湖、巢湖、滇池等多地蓝藻多发。仅在今年8月上半月,巢湖就出现2次蓝藻区域性聚集和1次局部聚集,其中区域性聚集面积占整个湖区面积近一半。安徽省环保厅今夏已两次发出蓝藻水华红色预警。今年夏天,太湖发生蓝藻水华聚集现象27次,分布区域主要集中在竺山湖、梅梁湖、贡湖、西部沿岸和湖心区。

 

    绿色和平在太湖、巢湖蓝藻爆发期间,对太湖和巢湖部分饮用水源地的水质进行了取样,送至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进行检测。采集的样本共七个,包括:无锡市太湖锡东水厂水源保护区内湖水、无锡市太湖锡东水厂取水口外的湖水、无锡市太湖南泉水厂水源保护区内的湖水、巢湖第二水厂取水口的湖水、巢湖市第一水厂取水口的湖水、巢湖市中垾镇温村临巢湖岸边的湖水,以及巢湖市中垾镇孙村居民家中的自来水样本。

 

    检测结果显示,全部7个样品中有5个超标。采自太湖的3个水源地样品全部超标,其中,无锡市锡东水厂水源地保护区的样品被检出微囊藻毒素含量2600μg/L,超过国家标准1μg/L两千多倍。采自巢湖的4个样品,仅有1个样品合格,1个样品临近国家限值,另外2个样品严重超标。

 

    绿色和平指出,微囊藻毒素是最为常见、发生量最大、危害最大的一类蓝藻毒素。蓝藻腐烂,藻毒素就会释放到水中。它有很强的肝脏毒性,可能引起呕吐腹泻、肝损伤甚至肝癌。此外,藻毒素具有较高的水溶性和稳定性,不易沉淀或吸附,即使煮沸也难以灭活,且能够在水产品中累积。常规自来水处理工艺中的过滤、加氯等均不能彻底将其去除。因此,人如果摄入被其污染的水和鱼,藻毒素就会随着进入人体。

 

    淮河在2014年曾大面积爆发蓝藻。据“淮河卫士”霍岱珊描述,当时的河面像糊了一层油漆,根本看不到水。他曾开玩笑说,游泳爱好者一个猛子扎下去,上来就成了‘解放军’。

 

    霍岱珊解释称,蓝藻可以说是衡量水体好坏标准的一个物种,它的爆发和流域污染是有关系的。

 

    根据2013年1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太湖流域水环境综合治理总体方案(2013年修编)》,太湖入湖的氮磷超过一半来自面源污染,其中主要是农业源,农业面源污染主要来自种植业和畜禽养殖业。

 

    中国是全球化肥施用量最多的国家,近七成的化肥不能被作物吸收而进入环境形成污染,同时养殖业畜禽粪便还田率低,仅50%左右,两者成为蓝藻生长所需的养分。资料显示,苏南太湖流域是我国农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全区面积仅占全国的0.4%,而化肥消费量占全国的1.3%。在太湖周边的无锡、常州、苏州等地,单位面积的化肥施用量达到每公顷500公斤以上,远远超出世界公认的225公斤/公顷的上限。

 

    除此之外,江苏省纺织、化工、冶金、机械电子、造纸等行业集聚,这使得工业废水和COD的排放量也非常大。

 

    但一直以来,人们对于蓝藻等水华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发生面积、频率、治理措施上,蓝藻等水华产生的最大的威胁—藻毒素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绿色和平指出,微囊藻毒素能在水产品体内富集,最终成为人们的盘中餐,威胁着人们的食品安全。

 

    绿色和平农业与食品安全项目经理李一方告诉界面新闻,绿色和平采集的巢湖边上一个农村自来水样本显示微囊藻毒素没有超标。但她同时指出,水源保护区和水厂取水口附近水体中的高浓度藻毒素可能会威胁到饮用水、水产品的安全和人体健康。

 

    李一方认为,要根治蓝藻爆发的问题,光靠每年耗资数千万的打捞是治标不治本的,关键在于从源头解决农业面源污染,提高畜禽粪便的利用率并减少化肥的使用。绿色和平也呼吁,地方政府应加强对水源地藻毒素以及水产品的监测,并且公开信息。


标签:  浩泽 浩泽净水器 浩泽直饮水